碧蓝航线官方小说:~绫波同人小说《心灵进化》第三卷第二章

发布时间 : 2021/02/05 03:55


“哇哇哇哇,迟、迟到啦!”

J级驱逐舰标枪得清晨来得很迟。 一样平常来说,大部分皇家阵营所属的“舰船”兼具优雅和规矩,就算是小小的驱逐舰也是一样。因此,一泰半的舰船都过着阔别堕落的规律生活。 但是,标枪的生活方法,直截了当的说,与通常的皇家少女的生活方法边界明白。

从好的意义上来说,俗(这个词并非原文的打不出来,包涵)民派的标枪没有被皇家的做派所拘束。

夜深了还和其他阵营的孩子打电话,看热门的电视节目,学校的作业来日在课堂里让关系好的Z23教会自己!就行以是待会儿再说——她是这种既有点小精明,又很我行我素的舰船。

“(但是,要像就算一早遇见指挥官也没问题一样,外出的时间不妆扮得可爱一点可不可啊!)”

就算上课会迟到,作为淑女也不能马虎看待自己的仪容整齐。只有这一点绝对不会偷工减料,着实是很有标枪的气势派头。

认真地梳理引以为傲的紫发,淡妆也化得非常完美。和“改革”一起新做水手服连衣裙没有一丝折痕,烦恼了五分钟才决定好的头上王冠的角度也终于完美的定了下来。然后是她的最大特性——手中紧握着的“枪”也完美的调养好了。

虽然还在发展中,但可以说是一位精彩的皇家淑女了。除开像这样天天上学迟到以外,不得不说是很完美了。

“啊咧!?”

就这样的标枪途经了“战术课堂栋”眼前的那一刻。

恰好,早上这么晚了应该绝对不会遇见的人物从重樱寮的方向走过来,进入了她的视野。

标枪一边挥动着枪,一边来到对方眼前。

“小绫波,早上好!”

奶油色的头发被绑成了马尾辫,眼眸是如血般的鲜红。她身穿重樱水师一派所特有的水手服,手上握着的是和标枪的枪一样善于的武器——巨大的对剑刀。身高也和标枪一样,在去“改革”的时间,轻微长高了一点。

她的名字是...

“标枪.....早上、好.....”

特型驱逐舰吹雪号十一号舰,绫波号。

比任何人都纯粹,诚挚——但却隐蔽着一颗布满热情的心的女孩子。她既是标枪很重要的小伙伴,也是这个舞鹤港无人能与之比肩的最强雷击特化型驱逐舰。

“嗯!早上好,小绫波这时间才上学真是特别啊~”

“是、吗?”

绫波有些猜疑,标枪带点自虐般地笑了笑,说道:

“是啊!又不是我嘛。”

“......昨天晚上,我有点睡不着,结果弄到很晚才睡。因此发现早上起床迟了。”

“嗯嗯,总以为,这也很像我嘛,你说睡不着......是在和长岛小姐在玩游戏什么的吗?”

绫波和白鹰所属的保护航母,长岛非常要好。两人是舞鹤港最老的舰船。可以说这个母港的舰队是从绫波和长岛开始的。虽说到底还是敌不外实际上的年长辈,比起北方联合的“阿芙乐尔”,重樱的“三笠”来说,她们两个在某个意义上说要越发的“老资格”。

这样的绫波和长岛结成了“干物同盟”这个希奇的同好会,似乎在和各个阵营堕怠的舰船一起懒懒散散的玩耍着。标枪想这次的就寝不足是不是也是由于这个——

“不、不是那样子的啦,今日我只是,单纯的,不困罢了。绫波,有一点点动摇了......”

绫波的视线垂下了一点,标枪有点意外,由于和绫波相处了这么久,但还是第一次听到她说出这样的话。

“动摇......小绫波你、动、动摇?”

“是的。”

绫波是个基本没有心情变革,岑寂,布满秘密感的女孩子,让这样的她变得惶恐什么的。


假如不是什么相当厉害的事情的话,那肯定是很困难的。

好比如今,就在这一刹时,就算标枪冒昧地向绫波掷出一枪,她连眉头都不动一下就用对剑刀将枪斩断也没有什么好希奇的。

看来昨天,绫波身上肯定是发生了什么。问题是实际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嗯......?”

就在那一刻,标枪留意到握着对剑刀的右手,放出了闪灼的、令人炫目标光线。

然后她张口咋舌了——她不得不这样,绫波毫偶然义的睡不着、睡不够很希奇。绫颠簸摇了也很希奇,然后......

“啊,小绫波,你、你你你你。你右手上戴着的看起来很贵的戒指,是、是怎么回事!?”

——在右手的无名指上戴上戒指,那不愿定是最希奇的吗!

并且,那个怎么看都不但仅是普普通通的戒指罢了。

戒指中央镶嵌了星形的辉石,四周搭配着小小的心形的银丝,既辉煌漂亮,又散发出了一钟庄重之感,用司令部每月配发的钻石的话,到底要花几个月的分量才能买得起这个戒指呢?作为舰队突击队长而活泼的标枪,说到底由于是驱逐舰,薪酬菲薄、生活艰难。至少,三个月的工资是绝对不够的。固然,这个戒指也不大概是绫波自己买的......

“这个是,那个......”

绫波的视线落在戒指上,又有点含羞的移开了眼光,但是,她随即用着小声——但清晰的声音公布:

“......这是“誓约之戒”。昨天指挥官向绫波提出“成婚”申请了。”

“唔诶诶诶诶诶诶!?结、成婚?成婚!?哄人的吧!方才,你真的说了成婚这两个字吗?”

在绫波说完之前,终于弄明白所有的标枪大呼了起来。

“......标枪。你的声音的确是...大过头了。”

另一边,由于标枪叫得着实太高声了,绫波也被吓了一大跳,不但“耳朵”震惊了一下,抓着的对剑刀也风雨飘摇。

不外,好好地戴在无名指上的戒指,像是与这场骚动没有任何关系一样平常,只是在散发着纯净无暇的灿烂。

成婚。

那是只有缔结了深厚拘束的两个人才能容许拥有的,特殊的誓约情势。在实际社会中,体现为到民政局去提交成婚登记表、变成夫妇的这种“成婚”的情势。而到了舰船和指挥官身上的话,环境就有点差别了。

成婚就是指增强两人的心的结合,舰船因此有大概超过自己的边界,得到更强盛的气力。并不是户籍上的结合,不外只是精力上的结合罢了。但是,使用特别资源“心智魔方”而完成的“认知觉醒”,听说可以或许催发出别的不一样的本领。

尽管如此,对于大多数身为二八佳人的舰船来说,“成婚的话就能提高本领”这件事,说是次要的欢乐也不为过,果真成婚应该是爱的表露,真的是一种特殊的、神圣的誓约形态。作为舰船出生的少女们,是不大概不会向往这个的。

固然,在这一点上,标枪也不破例——

“小、小绫波......难、岂非说......要和指挥官,成婚吗?”

震动和杂乱充斥着脑海,标枪问到。

“是的,指挥官向绫波提出了成婚的申请,绫波担当了。”

“骗、哄人!?”

“并没有,哄人。”

绫波摇了摇头,她的眼神表露出刚强的意志。那是绫波没有撒谎,而是真的同意了指挥官的申请的证据。

“唔......那、那么,小绫波你......真的要和指挥官......!?”

“是的。”

“要......要、结、成婚吗?”

“是的。”

“唔......不、不好了。”


标枪紧握动手中的枪自然地颤动了起来

——这绝对是,舞鹤港有史以来的大事件了。

的确,到现在为止,不管是塞壬袭来,还是四周海疆出现了镜面海疆这类足以震惊舰队的事件发生过好频频。

但是,这次的事件足以凌驾于那些之上了吧。

标枪大概可以确信,这正是如同狂风雨即未来临一样平常的预感没错。没错的。这个消息一刹时就会在母港中扩散开来吧。众口难防,不如说,连标枪自己,如今也想立即从这里冲出去,想和谁分享这个新消息想得不可。

——但,纵然是这样。

如今另有其他应该要做的事情。

“......小绫波!”

标枪绝不犹豫地甩开了这份激动。

这个刹时,标枪应该要说的不是轻浮的闲话,固然,也不会从这里跑出去。说话的对象也不应该变成绫波以外的人。

如今,最需要说的是——

“恭喜你成婚!”

歌颂着亲朋的幸福——肯定是这样祝福的语言

“......”

绫波缄默沉静了一下。她基本是个没有什么心情的女孩子,常常把“不知道要怎样笑才好”什么的挂在嘴边。

但是......方才的绫波,有好好的笑着。

笑脸的确在她的脸上。绫波是从什么时间开始这样笑着呢?从她“改革”被解禁的时间开始?从和标枪、拉菲、Z23熟悉她们的时间开始?还是,果真——

和指挥官变得要好之后?

“......指挥官选择的是小绫波那也就没有措施了呢,但、但是,如今开始会变得不得了的事情的吧!”

“是......这样的吗?”绫波睁开了双眼,“由于成婚是绫波和指挥官两个人的问题,并没有计划给其他人带来困扰,以是我以为肯定是没有问题的。”

“不、不是的哦,可不能这么说的啊......”

还没有弄明白的绫波歪着头,这种完全的自然状态正是绫波的气势派头。指挥官大概正是被她这种单纯的地方所吸引,这让他完全和两个极度的标枪不由得有点计算......但,先不管这件事。

至少,绫波的熟悉还是太灵活了,灵活过头了。

“由于啊,小绫波要变成指挥官第一个成婚的舰船了哦......也就是说“成婚”并不是小绫波你一个人的问题,就算说是舞鹤港全部舰船的问题也不为过,就是这么大的一件事情哦......”

然后标枪像是咬着牙一样平常说到:

“......绝对,会变成不得了的事情的。”





(PS:不会吧,这序章一上来就给标枪给柠檬酸,真的好吗?)


未完待续...


碧蓝航线嫁人小说

第二章 总归是赢了,返回然后脱离 看着徐徐倒下的“泰坦”,海特总算是松了口吻,对着通讯器里直接扣问着大家的环境。 “罗德尼,战损怎样?”

“大破 500余人,别的最多也就小破状态,无人殒命!

“啊!终于结束了!啊啊啊

结束了!终于结束了!虽然過逞非常艰苦,但是全部的塞壬都被清除了!最后这只大boss——“泰坦”终于!也在八百多名舰娘的围攻之下倒下了。 间隔封闭大陆时间已经已往了十三年了。 塞壬的确是根据布里姐姐的猜测,三年后才开始有北上的行动的。经过长达十年的作战,海特才领导着大家清除了全部的塞壬。已经整整十三年没和大陆上有过联系了,大陆不停都处于镜面海疆的掩护中。之前战况危急,防地被突破的时间,镜面海疆也是起到了巨大的作用,让智力不高的塞壬没能穿已往找到大陆的位置。 时间并没有在海特的身上留下什么陈迹。大家也都一样,似乎舰娘并不存在寿命这一说法呢。 “全体返航!好好苏息下吧!” “是的!指挥官!” 等大家都返回的时间,海特却已经独自一人乘着指挥舰先行返回大陆了。 十几年没联系过爸妈和妹妹了。海特着实是太想家了!但是大家方才打完最后一仗,另有许多受伤的。并且要是说出来肯定都市想一起归去的。以是海特决定还是自己先行归去探望下爹妈。过段时间,等大家都涵养好了。想要玩什么的再一起去一趟大陆就好了。 而镇守府里森也已经预备好了大量的食品酒水为大家庆功了,布里姐姐也将镜面海疆的封闭全部都封闭掉了。 在飞行的途中,海特先是联系了NYB那里,负责人仍旧威尔斯上校。不外他如今已经晋级为中将了。 在确定了自己的家人都在故乡后,海特就如饥似渴的将调整了航线,转向了皇家。他只想给爸妈和妹妹一个惊喜,十多年了啊!真的似乎他们呢! 指挥舰被布里姐姐改革后变得的飞快,在主动驾驶的状态下,海特只花了两天时间就赶回了故乡的船埠。 正是阳光最好的午后。海特已经遥遥的望见了故乡的小镇。 这些年故乡的变革真的不大,虽然由于父亲的产业关系,本地人都变得富饶起来了,但是屋子什么的仍旧是那种木质布局的老屋子。看上去真的让人很吊唁呢~ 海特下船直接叫了辆车回到了自家的城堡里。 “帮我付钱!” 门口正在修剪花圃的女仆看到海特也是呆了,等她反响过来的时间,海特已经大步的迈进了屋子里。 “啊!少爷返回啦!” 来到父亲的书房,推开门看见的却是艾斯特,她正抱着一个小男孩在教着她什么..... 看上去虽然变革不大,但是艾斯特已经有三十一了呢... 是的,艾斯特已经嫁人了吧。这是她的孩子吧...... “妹妹,哥哥返回了!” 艾斯特这才回过神来,直接冲过来一把就挂在了海特身上。不停的哭着。 “你怎么才返回啊!哥哥!我好想你啊!” 海特也只能抚摸着艾斯特的后背一个劲的安抚着她。 “别哭了啊!我这不是安全返回了嘛~” 等妹妹的心情终于稳定下来了,海特才能开口说点其他的工具。 “这个孩子是我侄儿吧!” “嗯!对的!不外他是我从表亲那里抱养过来的,小家伙!快过来向你海特娘舅问好!” “娘舅好~” “......抱养~艾斯特你还没成婚吗?” “我但是和哥哥成婚了的啊!怎么大概还会嫁给别人啊!” “啊!对!是有这么回事儿!你是认真的啊!” “你以为啊!我不停在等你返回呢!” “小家伙先去玩吧!我和你娘舅先聊聊!” “好的~妈妈~” “.....一副萝莉样却被人叫妈妈~” “总得找个人继承家业嘛~我之前就是在教他那些贸易知识。” “对了!爸妈呢?她们在哪啊?” “妈妈在房里做午睡呢~爸爸的话~” “嗯?爸爸怎么了?” “来这边吧~” 海特就这么跟着艾斯特来到了家里的一个小偏厅里,海特爸爸的照片正挂在墙上... “爸爸四年前由于心脏骤停,去了...” “喔~” 海特很难熬!真的!很想哭!但就是哭不出来! 缄默沉静着伫立很久之后只能朝着父亲的遗像敬了个军礼。 “我去陪陪妈妈吧~等晚上用餐的时间再聊吧!” 这边海特的母亲睡到了下午四点多才醒了过来,一睁开眼就看到了面前坐在床边的海特。 “孩子你返回了啊~” 妈妈眼里含着泪颤动着伸出了了自己的手想要抚摸着海特的脸庞。海特的是握住了母亲的手温声的回应着。 “妈~我返回了” 晚餐的时间妈妈和妹妹给海特说明了家里的环境。 小家伙是八年前从亲戚家过继过来的,不停由家里的女仆带着。而爸爸四年前脱离了之后,家里的产业就由母亲接办了艾斯特偶然帮衬一下。幸亏父亲身己的人脉、海特在各国高层的影响以及NYB组织的帮助下。家里的产业不停都很安稳的维持着。 而小家伙则已经确定为家里的继承人了。 看着母亲鬓角的华发,海特才发现自己真的已经很久很久了没返回过了。 而海特则轻描淡写的说明了十余年来的战斗的過逞,顺带透漏了一个超大的机密给妈妈和妹妹。 但是海特只在家呆了三天,母亲就把他赶走了。她不想脱离这边了。只想好好把小家伙造就成一个精彩的继承人,然后就去上面陪爸爸。海特无论怎样也没法改变母亲的想法,只能带着艾斯特回到镇守府了。 “哥哥真的能脱离这个全球吗?” “嗯,已经确定了通道另一边有一个尚未诞生文明的新全球了。” “我们留在这边不好吗?” “这边的全球不大概让我们这样的人不停存在下去的,如今塞壬威胁已经排除了,我们就成了最大的威胁。我想各国当局大概会开始想着清除掉我们的。脱离才是最好的。” “这样啊~那我以后可以永久和哥哥在一起了?” “那是固然啦!” “那你先给我具体的讲讲你们之前和塞壬的战斗吧!” “好的呢~当初我们不是用镜面海疆断了和大陆的所有联系吗?然后啊~我们就.......”

实在我很犹豫啊~倒叙似乎不好吧~

重要是我把全部工具都写出来了~连战后去哪都写出来了~没有牵挂了~

嗯~很大的失误呢~

不外不要紧~第四卷我都想好了~

和那个人的联系已经很久都没有再连上过了,记得最后一次会面的时间还是几个月前吧?

长时间的酣睡,时间的掌握也有些忘掉了。

一个让人感觉些许庄严,些许威严的身影从沈眠中醒来,她发出一道轻不可闻的叹息。

伸直微小小手,她让着港区的精灵开始为自己起床换衣。

这是个辽阔却又清净的地方,却也是没有丝毫人气的地方。

庄红的支柱支持大梁,夕阳余晖往屋内洒落昏黄的颜色。

少女用着金色的眼眸看着这片空间。

第一次和那个人会面是什么时间呢?

少女悄悄的想着其时自己和那个人会面的场景,当时的自己对于那个人非常的警备吧,毕竟以其时的凡间,那个人召唤自己应该也是为了斗争,她其时这么料想。

想起从前自己警惕警备的身影,有着庄重仪态的少女不经暴露一抹微笑。

只不外没想到那个人召唤自己的第一时间后,却并没有让自己做和已往一样的事。

刚被召唤的自己在第一时间就!被任命的事却是成为秘书舰,这可真是让当时的她吓了一跳。

当时候天天自己要做的,就只是天天根据他的習慣给他整理使命书,提示着些许忘记的他查收从司令部!发来的邮件......

本文网址: http://www.akf5.com/doc/2021154437_2595_2582733580/home